您当前的位置:文化渊源

沈丘老城九孔桥

发布时间:2011-10-26 13:19:46

老城九孔桥


 
自明弘治十年(公元1497年)到建国后的1950年10月老城镇一直是沈丘县治所所在地,城南紧靠东西流向的泉河,当时河宽水深,各种货物可上通漯河,下达临泉、颍州(现阜阳市),经颍上至正阳入淮河,当时是一条繁盛的“黄金水道”。但城南无桥,南北两岸大量人员来往,货物运送,全靠船渡,因水大、人多、货物超载或遇急风恶浪,每年都有事故发生。清嘉庆十一年(1807年)夏的一天,一船行至老城南泉河埠口河心,骤然刮起一阵狂风,船上的人东倒西歪,船身失去了平衡,倾刻间翻覆了,船上的人纷纷落到河里。情急之中,老艄公顺手拉住身边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游上了岸,可悲的是这一船人除了老艄公和这个小孩,其余无一幸免。这个被救的孩子叫李献廷(字景中),是县城西南十五里苏州李的人,他为了感谢老艄公的救命之恩,即拜艄公为干父。当李献廷看到几十具尸体从河里打捞上来的时候,想到刚才还有说有笑的一船活活生生的人,一转眼就变成尸体直挺挺地躺在河岸上,他心如刀绞,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动。他哀痛地面南而跪,发下宏愿:上天保佑,我李献廷如果这辈子发了财,一定要在这里建一座大桥,再不让行人因翻船而亡命。岁月如流,李献廷长大后,做生意果然发了大财,田地就置了上百顷,生意好多处,都很红火,可说是日进斗金。渐渐地成为苏州李一带闻名遐迩的大富翁,可却把所发的宏愿完全忘掉了。然而城南泉河埠口上年年仍有翻船淹死人的事故发生。相传当年被河水淹死的人变成了水鬼,必须再拉一个人淹死做替死鬼,才能转胎,故每年事故不断。人们为了避难,免于一死,不知从啥时起,两岸居民年年都要举行放鬼灯活动,说是放了鬼灯,水鬼就随鬼灯漂流而去,就不会作祟害人了。但年年放灯,年年还是照常有淹死人的事故发生。每次听到翻船淹死人,李献廷的心就如刀绞般难受。这些年,他走南闯北做生意,把发宏愿的事搁置了,为此他常常扪心自疚。咸丰三年(1882年),李献廷57岁时,突然得了一种怪病,百药无效,方圆百里的名医都请到了,药也吃了不少,就是不见好转。那时的人们遇到治不好的病,就胡乱请巫师,李献廷也不例外。巫师问:“你欠谁的债没有?”李答:“从没有欠过。”巫师又问:“天债呢?”“什么是天债?”巫师说:“你对天许过愿没有?”这时,李献廷想起十二岁那年被老艄公救起时对天发过的宏愿,就把当年的事一五一十地对巫师讲了。巫师说:“这就对了,你今世不还,来生也得还!”于是,李献廷就下定决心,一定要在河上修一座桥,兑现年少时许下的诺言。他请来建桥名师设计图纸,原来设计该桥从南关小水门直通过河,可因有人阻挠,改由下游拐弯处过河(即下湾口)。说也奇怪,李献廷一心扑在修桥上后,百病消除,身体特别硬朗。他要给子孙后代留一座高质量的桥梁,所以对原料、技术要求都很严格。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,他都不退缩。在修桥过程中,家中的钱花光了,他让儿子卖地,卖商号。夏季大水把建成一半的桥梁冲跨了。李献廷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心血付之东流,十分伤心。他最后贱价卖掉所有土地,筹集建桥资金。又经人指点,把原计划的十孔改为九孔,又在第三拱桥下放置了一把斩妖剑,并在两边埋有横跨桥的两条红石龙,龙头朝西,张着大口,象征着从西来的水再大也不够龙喝的,水涨到龙口的时候再也不会涨了。同时斩妖剑会大发神威,所有的水怪再也不敢把桥毁坏了。他让人从大别山拉石头做桥梁的基石,烧优质大青砖做桥身,买江米煮粥拌石灰做泥口。历经三年,于清咸丰五年(1885年)建成九孔桥。九孔桥全长95米,宽4.8米,砖石结构,桥墩圆柱形,南四孔桥墩直径1.46米,孔径4.2米;北五孔桥墩直径1.5米,孔径4.4米。南六孔孔高6.1米,北三孔孔高6.4米。九孔桥建成时,李献廷已60岁,他历尽千辛万苦,终成大业。通行那天,他走在自己亲手建造的大桥上,心情高兴万分,忽然得急病晕厥在桥上,当时就与世长辞了,众人把他抬回苏州李老家发葬。由于家中的钱也花光了,当时又值兵荒马乱,土匪横行,所以他死后连个碑也没有立。1973年、1981年沈丘县人民政府两次拨款4.1万元,维修九孔桥。因九孔桥是周口至临泉的主要交通干道,经常有几十吨的大货车在桥上行驶,常年承受着交通重载,所以到1998年南桥头西侧倒塌了十几米,致使车辆无法行走。1999年,沈丘县人大代表、老城东升布鞋厂厂长郭传兴个人出资5万元,南关行政村支部书记张连营负责施工补修,把桥加长4米,全桥长达99米,19天后竣工。现桥体基本完好,车辆行人称便。